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Bianew新闻版

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站长自定义模块】,定时推送前沿、专业、深度的商业资讯。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把车辆保护好!上海解放前,他们连夜“修缮”二百多辆汽车

非正常思维者 2021-6-7 00:19 9750人围观 汽车新闻

来源:解放军报微信·解放军旧事传播中心融媒体

作者:宋士杰


把车辆保护好!上海解放前,他们连夜“修缮”二百多辆汽车


百年大党,风华正茂!


往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!值此之际,解放军报微信“熄灯号”特别推出“百年党史微讲堂”栏目,讲述红色经典,弘扬先辈肉体。


作者简介:宋士杰,文中身份为上海某车场驾驶员,中共地下党员。


“倾听经典故事 跟随红色记忆”系列之一百零九


解放军包围了上海,枪炮声日夜不停。


我回到宿舍,打开房门,见有些人蒙着头在睡觉。这三天来,同志们的确忙得累了,需求睡一会儿,再迎接早晨的战役。党支部担任同志老王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来了:


“解放上海不是能不能的成绩,也不是工夫成绩,由于这些都掌握在我们手里。如今的成绩是我们要从敌人手里拿回一个残缺的上海,争取少让敌人毁坏或不让敌人毁坏。目前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勾结工人把二百多辆公共汽车保护好……”


连日来为了保护工厂,地下党的同志想方设法勾结起工人,展开了护厂斗争,因此一切的车辆至今还残缺无损。


忽然“砰”的一声,我从沉思里惊醒过来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国民党军兵士,身上挎着盒子枪,手里高高举着一把大刀。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:“难道我们暴露了吗?”我瞥了支委老金一眼,见他拿着本《三国演义》,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似的。


“出来,都出来!”那家伙直着喉咙嚷。老金看了我一眼,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。


他看见我们一出来,拿出手帕拭了一下眼睛。这下我心里安然了,由于这是我们联络的暗号:“安然无恙”、“散后碰头”。


等到宿舍里的人都出来当前,来了一个国民党军官,堆了满脸愁容,说:“弟兄们,为了保卫大上海,如今要请大家帮个忙,你们哪些是开车的?帮我们开一次车。”


饭厅里一阵沉默。


就在这时,忽然那边停车场的门口出现了几个人影。我一看是车务科里的工贼。我还来不及想,老王曾经笑嘻嘻地跑到军官面前:


“长官,我知道。”


军官一见有人搭腔,就喜滋滋地向老王说:“好,你指给我。”


“喏!”老王朝门口一指,“他们会开车。”


我愣了一下,马上想到老王真行,让他们去本人人搞本人人吧。我们马上附和着:“对,他们会开车。”


门口几个家伙见这个军官转身向他们走去,正想拔腿溜掉,却被喝住了。看他们对我们工人那么残忍,如今都变成征服的狗熊了,心里真有说不出的舒坦。


一场虚惊之后,我们按照老王刚才所打的暗号,在离厂不远的一家酒店里碰头了。老王轻声地说:


“解放军已到了上海近郊啦,反动派成了瓮中之鳖了。”他用筷子在桌上划了一个圆圈,继续说,“上午,党派人和我联络,指示我们要把车辆保护好,更重要的,等解放军一入郊区,我们就要组织车辆,恢复交通!”


“那没有成绩。”我们都满有把握地说。


“敌人越临近死亡,就越加疯狂,我们决不能麻木。敌人曾经知道本人站不住了,他们想要逃跑,一定会动我们汽车的脑筋。我们必须发动群众坚决停止反抢车的斗争。”


党支部决议老王去动员一切的司机,全部分开工厂宿舍,暂时住到外面去,免遭不必要的损失,并想法把那批刚才被敌人抢去的车辆找回来。老金和我抓紧机会把场里的公共汽车“摆平”,不让敌人开走。


初夏的黄昏,夜色迷蒙。我们换上了工作服,走进了车场。站岗的兵端着枪,气势汹汹地喝道:


“干什么的?”


老金上前一步,安然地说:“我们是技工,来修缮车辆的。”


过了一会,来了一个班长容貌的家伙,把我们打量了一番:“你们都是修车的吗?”


“是的,修车的。”老金冷静地回答。


“车子每天都要修吗?”


“每天早晨都要修缮。”老金故意凑到那班长面前,“这样,车子明天赋能开了跑。”


“好,出来,要修得快一点!”


走进停车场,大家一言不发地干开了。我们把车上的点火线圈松去,有的把油门弹簧螺丝旋松。后来干脆钻到车下将油箱底盖旋去,把汽油放掉。不断把二百多辆汽车都“修缮”好,我们才带着满身油污和轻松的心境分开了停车场。


当天早晨,果然开来了一批批的反动军队,惶惶如丧家之犬,都想抢了车子逃走。但一个司机也找不到了,他们有些会开车的,跳上去发动引擎,马达一转,只听见“咕咕”的几声,当前什么声响也没有了。一辆辆车子瘫痪在那里,几个反动军官只得拿站岗的哨兵出气。


闹了一夜,车子没有开走一辆。反抢车的斗争成功了。


那天老王来找我,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音讯:解放军已进入郊区了。要我们把车子赶快修好,迎接解放。我激动得霍地站起身来,心境特别直爽,连看腻了的黄浦江也觉得分外心爱了。


听到解放的音讯后,大家都赶来了。同志们听说要修车,一齐挥动着手中的工具,叫嚷着:“走啊!”工人们那股热情,那股干劲,是我头一次看到。有的连工作服也来不及穿就钻进车底下,拿手电照着,紧张地干起来。


我的耳边不断传来阵阵的欢笑声:“总算盼到这一天了。快啊,快快修啊!”


我们紧张愉快地工作着,一点也不觉得疲劳,修好一辆,又修好一辆。直到深夜,才把全部车辆修好。我和老金简单地向老王汇报了修车状况。他望了望表,笑嘻嘻地对我说:


“小宋,明晨要把汽车开出去为人民服务,支委会决议你开第一辆出场,有意见吗?”


夜盼日盼终于盼到了这一天,这是党给我最大的荣誉,我感动得眼睛潮湿了。


清晨,我迎着朝霞,驾驶着第一辆人民本人的公共汽车,在广大的马路下行驶着。好多解放军同志,为了不惊扰市民,不入商店民宅,都睡在马路旁边。一些商店的店门闪开了缝,探出了一张张惊喜的笑脸。清道工人明天也把街道扫得特别干净,显得更有生气。


我驾驶着汽车,一边行驶,一边惊奇地想:上海,真的好像没发生过战役,它残缺地回到了人民的手里。


火红的太阳渐渐升起,一群群青年在马路上欢腾地庆贺解放,整个上海比过节日还要繁华。


(本文选自《水滴石穿》,略有删减;《水滴石穿》是毛泽东题写书名,朱德作序,有数革命长辈用鲜血和生命写就的红色经典,生动再现了壮怀激烈、惊天动地的革命故事,承载着我党我军的基因血脉,包含着伟大的革命肉体。)


(解放军报微信·解放军旧事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)


来自:大油卡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我有话说......
浙ICP备19025702号
电话咨询: 135xxxxxxx
关注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