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Bianew新闻版

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站长自定义模块】,定时推送前沿、专业、深度的商业资讯。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汽车价值大洗牌,保值该买燃油车还是新动力车?

水星之鱼 2021-6-7 01:34 8246人围观 汽车新闻


汽车是工具还是平台?车企是汽车公司还是科技公司?从产品到企业,一场轰轰烈烈的价值重估正在停止

汽车价值大洗牌,保值该买燃油车还是新动力车?

图/IC



文 | 《财经》记者 蘧毛毛 王静仪 刘皖媛

编辑 | 施智梁


一辆汽车上,价值最大的是什么?


燃油车时代,汽车的价值由“三大件”来决议:发动机、底盘、变速箱,它们是成本最高的部分。此外,品牌、内饰、售后服务等也有一定的溢价作用。


当智能化、电动化成为公认的发展方向,汽车的价值不再局限于硬件,软件的意义凸显。


首先是随着内燃机驱动转化成电驱动,一辆新车的价值显然不再由“三大件”决议,次要的成本转移到了电池,电池的成本甚至能够占整车硬件成本的三分之一。


更重要的是,汽车正在对标智能手机,从工具变成平台。汽车销售不再是一锤子买卖,更大的价值在车外,整车OTA(空中下载)、自动驾驶、车载文娱都是潜在的收费点,新车不再是落地就贬值,后续运用过程中的软件迭代才能价值有限。


比亚迪品牌及公关总经理李云飞对《财经》记者说,智能电动汽车的价值分两个方面,一是电动化带来的安静、平顺、没有尾气等等,二是智能化带来的产品体验要比燃油车好很多,跟用户之间的互动的粘性更强,“好多消费者就感觉开了电动车之后回不去燃油车了。”


当汽车产品的变化传导到汽车公司,上市公司的价值也在生变。


正如瑞银中国汽车行业主管巩旻对《财经》记者所说,过去一年间,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智能电动汽车公司,只消费了不到全球1/100销量的汽车,却创造了全部车企市值之和的市值。


经纬创投创始合伙人张颖提出,智能电动汽车公司的估值源于“车企的营收+科技股的利润率”。车企往往有几千亿营收,但利润率很低;科技公司是利润率高,但营收规模不及车企。如今市场普遍认可汽车向电动化和智能化转型的预期,这种预期导致了智能电动汽车公司的市值超过传统车企。


传统主机厂在燃油车市场上的话语权波动而强势,它们也在极尽全力地争夺新动力市场上的话语权。新动力汽车股价阅历2020年成倍下跌后,2021年后曾经出现大幅缩水。截至5月19日收盘,蔚来(NYSE:NIO)、小鹏(NYSE:XPEV)、理想(NASDAQ:LI)美股三强较2020年12月31日股价下挫曾经近3成。大众、福特等老牌车企的股价年后完成大幅下跌,曾被蔚来力压的宝马汽车的市值早已完成反超。


新的赛道曾经搭建,谁比谁更有份量,市场会给出答案。“留给各家车企转型的工夫窗口期其实很少,基本上再有3-5年,智能新动力汽车的格局会构成相对波动场面。”罗兰贝格全球高级合伙人、大中华区汽车行业中心担任人郑赟如是说。


硬件价值波动大 软件利润空间广


电动化的外延明白,即最大的变化在动力总成端,由内燃机驱动转化成电驱动,“三大件”加入,次要的成本体如今电池上。


不过由于迭代速度较快,电池的硬件价值波动较大,随着新款发布,老款价值有损,汽车固定资产的属性有所降低。“去年一款车500公里的续航就很不错,往年普遍续航就到了700公里,电池的技术提高比较快,一辆车一年就能贬值15%以上,而燃油车三大件曾经足够成熟,一年最多掉5-8%。”汽车数据机构底本价业务保值率数据专家姜弛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。


假如将智能电动汽车的价值都寄托在电池上,显然价值不高。由此,以软件为代表的智能化成为关键。


郑赟以为,智能化的价值体如古人机交互的智能座舱上;在比亚迪集团副总裁杨东生看来,能100%接管手机的车机系统,才是真正的智能汽车;地平线CEO余凯以为:“进入汽车当前就可以把手机扔下了,是智能化成功的一个标准。”


“车本身曾经不再是一个车了,它更像是一个超级电脑,或者在往电子产品的概念延伸。”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李剑腾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“智能汽车的价值判别,更多体如今软件晋级的能够性以及系统的牢靠性,传统机械部分的影响占比在变小。”


共识尚未构成。在老牌传统车企眼里,汽车的价值仍在于质量。广汽本田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小华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如今倡导的“软件定义汽车”,是在原有的“质量定义汽车”的前提下,添加了一些概念,而非是两条道路。就像线上和线下卖车必须交融在一同,线上可以做交流或者互动,最后落地还是要到线下。


谁占主导未可知,但软件的价值添加是理想,不只体如今新车的设计理念上,还在后续的利润来源里。



汽车价值大洗牌,保值该买燃油车还是新动力车?

特斯拉公司副总裁陶琳 特斯拉公司副总裁陶琳


特斯拉公司副总裁陶琳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很多车企都在发布本人的智能操作系统,这些软件和车载运用只是一个末尾,随着车可以自动驾驶之后,车上可以用的会越来越多,这不单纯是利润来源的成绩,它更多的是重塑了汽车产业中不同的利益格局。


以特斯拉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收费为例,中金公司研讨发现,60%浸透率下的软件利润就可以超过传统豪车德国戴姆勒集团。过去5年间,特斯拉投入的研发费用达到500亿元人民币,假设以10年为自动驾驶全周期,高级别自动驾驶一次性买断收费6.4万元,在40%软件浸透率时,单辆新车可以贡献接近1万元的单车利润,曾经超过大部分的整车硬件利润;在60%浸透率时,单车软件利润贡献约2.8万元,比肩高峰时期的戴姆勒单车盈利才能。


其中有很大的利润想象空间。麦肯锡研讨数据显示,中国很能够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市场,至2030年自动驾驶相关的新车销售及出行服务创收将超5000亿美元。


中金公司研报以为,汽车价值链从车内转移到车外,盈利形式亦转变成“渠道费”。在高级别自动驾驶完成的同时,驾乘人员的留意力从车内转移到车外,也带来了价值链的转移,其中提供车载文娱、消费、内容的企业会更有价值,而车企的收费形式也从如今的销售新车盈利,转移到依托差异化的基于硬件的软件收费,比如自动驾驶,最终发展到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收取渠道费用。


完善一致标准 智能电动汽车保值难


对于燃油车来说,车辆年款、行驶里程、车况、市场供需、历史成交价格、同款新车价格、排放标准政策等要素,是残值定价的次要参考标准,瓜子二手车结合创始人、副总裁王晓宇告诉《财经》记者。


异样的硬件标准或答应以照搬到智能电动汽车上,但针对软件尚无评价才能,遑论后续的软件迭代价值。


“以往功能性是评价汽车的标准,完成人们的出行义务是次要目的,人是义务的执行者,即驾驶汽车。假如智能化了,人得到解放,也许将来汽车不需求人来驾驶,车从工具变成平台,能执行多少义务、以怎样的方式完成义务,将成为将来汽车价值评价的关键。”姜弛告诉《财经》记者。


中金公司研报提出,目前汽车行业盈利才能持续走低,新估值体系下将来将以软件利润和服务支出为锚。


但智能化刚刚起步,当前软件或者订阅式服务够不够弱小?能否可以支撑软件的持续支出?汽车厂商如何协调软件带来的支出递延?都还未有一致定论。


“在软件收费的迸发点还没有出来的时分,我们更多要思索的是实操性,以及需求做各种调整或者引进不同的合作伙伴来一同参与。”威马汽车合伙人、联席财务官张然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“汽车市场不是任何时分都可以想到一个什么事马上就可以去落实。”


智能电动汽车难有估值评定的标准,其保值率和流通率成为行业难题。


王晓宇对《财经》记者说,由于新动力汽车市场保有量较低,车源供给有限,二手车买卖市场远未构成规模,因此可供参考的评价数据有限,只能参考电池运用状况与市场供需。目前纯电动新动力汽车在车源中的占比约1%,在北上广深四城市的车源中占比约4%。


天天拍车COO张延伟也向《财经》记者坦言:“只能在检测过程中去探索,我们目前能做的是去检测里程等仪表盘上能看到的数据,去查维保记录等等。”



汽车价值大洗牌,保值该买燃油车还是新动力车?


一些车企正在做出尝试。作为造车新权利的代表,蔚来正试图构建以车电分离、BaaS电池租用服务、换电形式为基础的售后体系闭环,将来5年将投入30亿元建设并推行官方二手车业务。


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已在结合多方,研讨制定二手新动力乘用车鉴定评价标准,旨在提高新动力二手车流通效率。


“这是行业的间歇性阵痛。”姜弛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新动力车的补贴不波动、汽车技术不波动、市场集中度不高,这三个特点导致如今是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,没有波动的评价体系,混乱大于规律。


业内人士指出,随着电池等技术的持续晋级、保有量的增长和OTA晋级服务的完善,新动力车保值率低的成绩有望改变,最终新动力车和燃油车会趋于接近,但这仍需很长的工夫。


市值暴涨的长城汽车 为何仍以为本人被低估?


“长城汽车目前的市值被严重低估,资本市场还没有发现我们的价值!”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魏建军在2020年11月公开表示。


彼时长城汽车的股价强力拉升,市值达到历史最高位的近3000亿元,魏建军仍觉得被低估。从2020年7月初到2021年1月底的半年间,长城汽车股价从7.81元涨到最高51.22元,翻了7倍。要知道它上市已十年,股价常年维持在个位数,最高不过2015年的13.39元,近期的高点曾经是以往最高的三倍。


这背后是汽车公司价值体系的悄然生变——假如把长城汽车归到传统车企的阵营,它的确增长极快;但假如定义为造车新权利或者科技公司,那么一定是被低估了。


毕竟,特斯拉市值在去年下半年的半年间,从不到800亿美元疯涨到超6000亿美元,超过全球9大汽车企业之和;成立7年的蔚来汽车总市值超越700亿美元,把销量更高的宝马、戴姆勒、上汽集团等甩在身后,一度跃升为全球车企第四名。


“评价智能电动汽车公司的市值,不妨参考一下苹果,万亿市值绝不是一个手机产品能支撑起来的,它的市值很大程度在于其‘互联’性质。消费者购物、阅读、文娱、社交等方方面面,只需经过苹果产品完成,它都可以收取费用。”一位新动力汽车投资者向《财经》记者引见,例如当微信公众号出打赏功能的时分,苹果还向其收取了30%的费用,可谓“雁过拔毛”,而电动汽车有望成为新的互联载体,体量比手机更大。


不过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疫情导致全行业萎缩,在没有更好标的背景下,资本大量向相对牢靠的新动力产业流入,或多或少存在一些泡沫成份。



汽车价值大洗牌,保值该买燃油车还是新动力车?

截至5月19日11:30,A股车企市值排名, 图片来源:wind



全球范围内,汽车公司的价值在新四化的浪潮下发生颠覆;详细到中国市场的一个分明特征是,智能电动赋能下的自主品牌价值得以重估,有了和强势多年的合资品牌扳伎俩的底气。


国泰君安研报以为,自主品牌价值重估将来可期,逻辑有三:一是近年来国产车功能提升、外观更时兴,遭到市场认可度分明提升,相对于主流合资品牌,销售量份额曾经上升到近年来的最高位;二是A股市场汽车行业集中度提升,前五大整车企业的行业集中度达到75.19%,龙头车企竞争力不断加强;三是传统车企对标造车新权利,逐渐加大新动力业务的投入,与互联网企业展开深化合作,这将为车企带来更多增量业务。


在汽车新四化的浪潮下,自主品牌纷纷规划技术和产业链,自动拥抱变化,比如长城汽车在市值已达到A股车企第二名时仍觉得被低估,视野直接跳出被合资企业主导多年的汽车行业,欲与科技公司试比高。


何为合理的价值要素?


汽车价值重估带来了洗牌和变革,当前一众传统车企都在向科技公司转型,进入了“新车型+新技术+新管理”的三新转型周期。


例如,A股车企市值头名比亚迪集团旗下有多家科技公司,触及新动力汽车的全产业链,其中半导体板块即将拆分单独上市;市值第二名的长城汽车在2020年推出“咖啡智能”系统,专攻智能座舱、智能驾驶和智能电子电气架构的研发,宣布将在2021年完成全车冗余L3级自动驾驶;市值第三的上汽集团也宣布在2025年之前,在智能电动等创新范畴投入3000亿元,片面向高科技企业转型。


当一辆电动车可以经过换电重获动力,当晋级软件可以收费,这样的变革导致整个汽车产业链的价值都能够被重估,每一个子范畴都有创造新价值的机会。


传统主机厂嗅到了机会,末尾将旗下业务分拆成各个部分,经过先剥离再加成的方式,既凸显了每个板块的价值,又使得全体的市值和竞争力加强。


以长城汽车为例。长城控股集团旗下有蜂巢易创、蜂巢动力、未势动力、上燃动力、诺博汽车、精工底盘六大零部件企业。2018年,长城汽车旗下零部件业务虚行独立运营并末尾独立对外供货,长城汽车则愈加聚焦整车业务。


谈及将各个零部件业务及时剥离的缘由,魏建军以为,一是可以使其充分融入市场竞争,开发外部客户;二是业务部门可以变成公司,完成资本多元化。


比亚迪的拆分逻辑亦是如此,早在2017年,产业闭环已久的比亚迪就曾经走上了对外开放的道路,成立“弗迪系”公司、拆分半导体业务等,比亚迪正在将20多年的技术积累转化成汽车新时代迫切需求的产品。


汽车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价值重构,意味着话语权的转移。“以前在汽车产业链中整车厂可谓是一家独大,如今来看,华为等软件供应商、滴滴等出行平台、以及宁德时代等电池厂商的话语权和利润结构占比正在加大。” 李剑腾称。


百度、小米、360等科技公司也将触角深化到了汽车产业,软件给汽车带来的想象空间也让跨界者有了造车的机会,同时汽车正在赋能这些跨界者新的价值。


招银国际证券研报以为,百度搜索转型汽车推进价值重估,百度与吉利合作组建集度汽车,智能交通项目拓展到北京、上海等更多城市,Apollo自动驾驶(ASD)技术等智能驾驶商业化落地陆续推进,加强了变现可预见性。


但是,汽车公司价值的重估存在不感性的成分,甚至颠覆了以往的投资逻辑。当前,科技公司还没有推出一款新车,市值曾经疯涨;销量不足老牌车企的百分之一,造车新权利的市值却是对方的几倍;北汽、长安等传统主机厂一有和华为合作的细节传出,股价也是接连涨停。


相比起通用、戴姆勒等传统主机厂,蔚来、特斯拉等造车新权利更会讲新的概念和故事。前者盘子太大掣肘太多,后者成为投资界的宠儿。


郑赟以为,传统车企的盘子大,反而不易拉动估值。他解释称:“对于传统车企的转型,它们既需求照顾好本人的业务,同时还要去开拓新的业务,市场对传统汽车公司的要求更高。反而一些体量比较小,同时又有新一代车型的新企业,大家对它们的的估值拉动才能会愈加悲观。”


这与价值投资的本质相背离,一家汽车公司家价值评价应该反映出公司规模和销量、产品矩阵和竞争实力、运营效率和跨界才能、本土竞争和全球化规划等,还包含事故率和二手车流通率在内的底层价值,也需求警觉泡沫的存在。


不过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以为,汽车行业的基本规律不会改变,那就是规模,最终全球汽车工业企业存活上去的数量不会太多,只要规模企业才能生活上去。


“细心观看这部百年汽车变革剧,好戏还在后头。决议企业成败的不是表面的张扬与繁华,而是厚积薄发与核心才能。”李书福说。


(本刊记者李阳对本文亦有贡献)


本文原载于《财经》杂志2021年5月24日“汽车与出行”栏目


来自:大油卡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我有话说......

查看全部评论>>

浙ICP备19025702号
电话咨询: 135xxxxxxx
关注微信